简体版 | 浏览旧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3号 发往世界83个国家和地区
首页 >> 副刊

历史烟云:美丽蔓蒂莉

点击次数:620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7-18

□ 吕水涯


菲律宾乡村

 


        吕水涯老先生曾经是菲律宾华侨抗日游击支队的战士,为反法西斯斗争作出了卓越贡献。他特将此文投给本报。

 

        一九四一年秋季,苏德战争极度残酷激烈之时,日本认为莫斯科的陷落只是时间问题;而美国则因为面临大西洋战场的严峻形势,无暇顾及辽阔的太平洋。在这背景下,日本认为这是往南侵略的大好时机。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军悍然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了。
       战争像瘟疫一般四处扩散,菲律宾处于战火保卫之中。日本战机连日对马尼拉进行轰炸,一时间谣言四起。出于一种依赖思想,当局以为十多万现代化装备的美菲军队至少可以守住一个时期。然而,十二月二十六日,美菲军就宣布弃守,全面撤出首都,马尼拉成为一座“不设防城市”,把百万居民奉送给日本侵略者。
       十二月底,抗日护侨委员会组织两批干部和群众从首都转移到农村,准备新的斗争;百余人到南吕百地社,另有四百多人分批乘车到中吕武六干省梅加瓦渊镇,然后分成五个大队步行到邦邦牙省干杳描社的蔓蒂莉村,由菲律宾农民协会负责安置。
       蔓蒂莉位于武六干、邦邦牙以及描蕊依丝牙三省交界处,邦邦河流过这里,向南注入马尼拉湾,近有广阔的沼泽地,背靠阿莱悦山。这里的农民善良友好,正直勇敢。

 


令日寇丧胆的菲律宾华侨抗日游击支队旗帜

 


       大伙经过半个月的跋涉,十分疲惫,终于到了家——美丽的蔓蒂莉。女村长把我们安排到农民家中膳食、住宿,并召开群众欢迎大会,由几个领袖讲述当前形势,以及菲中人民共同患难、共同抗日的道理。人们情绪高涨,高喊口号,掌声雷动,歌声嘹亮:
       “山外有山,村外有村;
       到处是兄弟,我们为独立自由而战!”
       日寇于一月二日占领马尼拉,中吕各城市转眼之间也被日寇占领了。与此同时,日寇利用菲律宾内奸建立伪政权,其触角到处延伸。一大群华侨集中在一起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形势险恶。二月初,抗护会召开高级干部紧急会议,决定立即开办华侨干部军事政治训练班,继而挑选一批年轻力壮又识菲律宾语的干部积极创建抗日游击小队,参加菲律宾人民抗日军,其余大部分人则根据个人情况分批回马尼拉或其他城市,开展地下斗争。
       二月中,干部军事政治训练班在阿莱悦山茂密的森林里进行集训。至二月底,齐集在农村的干部已大部分撤回城市,村里的华侨人数因此大量缩减。
       当时日军经常从邦省省会仙彬兰洛市派出小队到农村巡逻。为了迎接新的战斗,中吕各乡镇普遍成立了乡村联合自卫队。蔓蒂莉周围就建立一支一百多人的游击队与仙棉讫游击队连结在一起,华侨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准备对日军实行武装还击。
       三月十六日,日军及伪军一百多人向蔓蒂莉开来,游击队早已戒备,埋伏在干涸的战壕里,并通知仙棉讫游击队埋伏在公路的另一边,准备趁敌人撤退时伏击,实行两面夹攻。这是蔓蒂莉的处女战,与日寇的首次交锋,揭开了中吕人民抗日游击战争的序幕。
      这一场战争,击毙击伤日伪军五十多人,是次大胜仗,意义重大,振奋人心,提高了我们对人民战争的信心,大大鼓舞了人们的斗争精神。
       敌人在蔓蒂莉一役受挫后,咬牙切齿,对农村进行报复性清扫,见人就杀,见屋就烧,以为用残暴的威慑手段可以迫使人民屈服。可是,压迫越大,反抗越强。蔓蒂莉经过血腥的洗礼,不屈不挠,更加坚强。
       菲律宾人民抗日军于三月二十九日正式成立。华侨青年以七、八人组成一班,分别编入民抗军各支队;一方面累计战争经验,另一方面也介绍中国游击战争理论与实践经验给民抗军。
       抗护会继一九四二年三月组织抗日反奸大同盟,四月创建《华侨导报》之后,于五月十九日,集结原参加人民抗日军的华侨战士及从抗反调来参军的青年共五十二人,在蔓蒂莉村庄的树林里成立菲律宾华侨抗日游击支队,为打败日本侵略者,为世界反法西斯的胜利,有组织有纪律地在吕宋平原开展了抗日游击战争。
       历史不能忘记。七十多年过去了,战争的硝烟已经消散,然而,对那个时代的思念情绪多么绵长,多么深厚。为了寻觅岁月的痕迹,我们三个老人决定重访故地。就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星期天,我们驱车先到邦省干杳描社,与前社长见面。据介绍,老社长的父亲当时是农会的地方干部,他家中就住过十几位从马尼拉撤退过来的华侨。
       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蔓蒂莉。当我们的脚步落在留有当年足印的土地上,仿佛穿过历史的云烟,感到自己又回到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多少往事在脑海中浮现,多少战斗情谊在心中回旋。这就是我们战斗过的地方,烈士鲜血灌溉过的土壤。
       我们访问了老一辈的村民,许多人还能说出抗战往事,更有一位八十九岁的老妇,还当场唱出当年的战歌。她唱得很动情,也很有感染力,令人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息。
       太阳快要落山,该是离开的时候了。临行前,我回首再看蔓蒂莉一眼:夕阳照耀着远山近水,缕缕炊烟袅袅升起,载满西瓜的牛车,在风中摇曳的竹林,随风飘来姑娘们银铃般的笑声……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Your request timed out. Please retry the request.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2006-2016 闽ICP备11019521号 CopyRight © 2006-2014 XM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中国学生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