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前位置:首页 / 副刊 / 新闻详情 < 返回
英属马来亚首个华人首领是厦门古宅人

发布时间:2019/10/11作者:黄坚定来源:点击量:2606鹭风报1434期03版 副刊

       2018年11月,中国外交部主管的《世界知识画报》在当期《槟城镜缘》报道:(英国东印度公司船长)莱特曾在报告中记录,1790年吉打的华人甲必丹辜礼欢带领整船整船的华人来槟城定居。繁荣的港口贸易,为源源不断的移民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机会。很快在码头附近,华人沿着岸边建起水上高脚屋,根据宗族姓氏分为不同区域,逐渐发展成槟城最早的华人社区,称作姓氏桥。辜礼欢后来被任命为槟城首位华人甲必丹。

       据多方考证,报道中提到首任华人“甲必丹”(即华人首领)辜礼欢,系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古宅村人。辜礼欢于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在古宅村出生,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也就是在他23岁的时候远赴马来西亚谋生。

03-1.jpg2018年11月《世界知识画报》

       上文开头提到的“莱特”,又译为“怀特”,时任英国东印度公司船长。中国摄影师杂志社记者陆建华在一篇报道马来西亚槟城的博文中写道:在十七世纪以前,马来西亚槟岛还是块荒芜的岛屿。1786年,也就是辜礼欢来到这里的第三年,英国东印度公司派遣船只驶入这片海峡。这是莱特船长第一次登上槟岛,发现这块土地上人烟稀少,据说当时岛上土著居民只有55人,外加三位远道而来的华人,其中一个就是辜礼欢。

       稍微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所谓东印度公司,绝非一家普通的企业。它的全称叫“可敬的东印度公司”(The Honourable East India Company)。1600年12月31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授予该公司皇家特许状,给予它在印度贸易的特权。随着时间的变迁,东印度公司还获得了协助统治和军事职能,从一个商业贸易企业变成印度的实际主宰者,权力与国家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也就是这家公司,直接导演了把我国引向深重灾难的鸦片战争。此为后话不说。

       聪明的辜礼欢抓住了这一重要的历史发展机遇,在莱特登陆之后,他带了两个印度基督教徒和一张渔网,从吉打州一个叫瓜拉慕达的小乡镇赶到槟榔屿来,把那张渔网献给英国人莱特,意在解决英国人与土著的沟通交流以及自身的生活问题。此举果然奏效,莱特把辜礼欢当成最可敬的华人。

        1786年8月11日,英国正式占领槟榔屿。莱特船长代表东印度公司宣布管理起了槟岛,并从其他地方引进劳力来开发槟岛。1787年5月7日,莱特委任辜礼欢为首任甲必丹(马来语:Kapitan Cina),管理当时的一二百名华人。经过数年的开发,槟岛一度发展为拥有一万多人口,扼守马六甲海峡的重要岛屿。辉煌的时候,连临近的新加坡、马来西亚的管辖权都归属到了槟岛上。由此推断,辜礼欢同时还是英属马来西亚的首任华人首领。

       此后,辜礼欢以经商及种植起家。1805年,槟岛设立市政府,委任辜礼欢为市议员。他不仅是吉打州第一位华人甲必丹,同时也是英国政府管辖下的槟榔屿第一位华人代表。1806年,辜礼欢又承包雅各市(原名James Town,今为Sungai Kluang)的酒税。1810年,又标得乔治市的酒税饷码,遂成大富。辜礼欢在当时是吉打州华裔社会最受人尊敬的头号人物,大家都称呼他为“甲必丹仄万”(Captain Chewan)。不管是英国王室或者是吉打、暹罗王室,都与辜礼欢有着十分亲密的关系。辜氏一族,对早期吉打、槟榔屿乃至整个马来西亚的开发建设,具有不可磨灭的功勋。

03-3.jpg莱特船长登岸纪念雕塑

       辜礼欢于1826年去世,享年65岁,葬在峇都兰章(Batu Lanchang)的辜氏墓地。后来据JackyCheung2005年5月撰写、被张岩峰转载在天涯的一篇研究文章显示:辜礼欢有2位妻子,在吉打的妻子颜梅娘生3子1女,在槟城的妻子苏忆娘生6子2女。8个儿女都出人头地。8名儿女的名字是雨水、国材、安平、国忠、国珍、龙池、国良和应雷。7名孙儿则包括登春、复蓬、敏止、壬辰、建熏、紫云。在这份名单当中,辜紫云即鼎鼎大名的国学大师辜鸿铭之父,辜龙池是辜鸿铭的祖父,辜礼欢则是辜鸿铭的曾祖父。

       关于辜礼欢故里,亦即辜鸿铭祖籍地,有人说是泉州惠安县东园镇辜厝村,当地甚至还建了纪念馆,也有人说是厦门翔安区新店镇浦尾村。这些说法都是站不住脚的。2004年出版的《厦门市志》(卷五十)就很明确记载:“辜鸿铭,祖籍同安县新圩乡古宅村”(即今翔安区新圩镇古宅村)。《英属马来亚志》清楚记载:槟榔屿第一代华人移民辜礼欢(是第一代而非有些文章说的第二代),来自中国福建省泉州府同安县辜厝村。

       此时辜礼欢的曾孙辜鸿铭已是大清有名的外交官,记载应该是经得起推敲的。这个“辜厝村”,就是现在的厦门市翔安区古宅村。该村位于厦门市东北部,与南安交界。有史以来,一直都以“辜宅”为名,从未更改(在当地方言中,辜宅、辜厝发音不同但表义一致,即“辜姓人家”)。古宅村落大致形成于唐代,宋、元、明、清属福建省泉州府同安县长兴里辜宅保,辖下曾有辜厝、大乡、杏村、大路、后地、下部、宫央、凤钟、芹内、涵头等多个自然村。新中国成立后,人们弃繁用简,简“辜”为“古”,改称古宅大队、古宅村。截至目前,村里绝大多数为黄姓,有些小村已无人居住,仅存地名。

03-4.jpg辜礼欢墓地

       据古宅村人世代相传,在黄家举族迁入辜宅之前,这里已有辜姓家族居住,大致在清代,辜姓家族才全部迁出故土。一直到民国年间,辜姓聚落的大片老屋犹在,就在今天的辜山脚下,当地人称之为“辜厝头”,亦即辜厝村头的意思。如今,辜厝田边仍有少许残垣断壁,田里经常出土辜姓民居的建筑构件。

       在现在古宅黄氏宗祠东侧数十米处,有一栋明代遗留下来的三落双护厝老屋,门牌编号为“大乡28号”,据村里人历代口口相传系辜家祖产。出生于1951年的古宅村老人协会副会长黄仲春说,他之前一直住在这座古厝里,小时候听族里长辈黄笃林介绍,这房子是辜家祖宅,大概在清朝初期,辜氏举家外迁,就把房子卖给了黄家。黄笃林是清末民初文化人,他获得信息的渠道应该出自当时亲眼目睹辜氏外迁的族人。因此,这些说法的可信度极高。原先住在里面的几户人家,以及左邻右舍上了年纪的老人,大家都知道这栋房子原为辜家祖厝。

       前几年,在“辜厝头”附近,发现了一块记载辜氏在这里生活的《辜仅娘圹志》(即墓志铭),铭文刻:“仅娘,本邑辜文兴之女,赍志早逝,今卜佳城于十八弯下,名邦坪埔”(何丙仲《厦门墓志铭》)。十八弯就是古宅十八弯,邦坪埔是十八弯脚下的小地名,就在辜厝边上。

       明清时期,辜宅保的先民跨洋过海,过番谋生,几乎“家家涉洋,户户有侨”。全盛时期,仅在新加坡的辜宅籍华侨就占据了整整一条街。古宅村史的时间点,包括辜氏卖房与黄氏的时间点,与《英属马来亚志》记载的辜礼欢家族史如出一辙。由此推断,编号古宅村大乡28号的这座明代古厝,极有可能就是辜礼欢故居。

       在程巍所著《辜鸿铭的“祖籍”及其槟榔屿祖先考》一文中,作者援引1821年英国人克劳福德日记,“我们再次去牛汝莪种植园拜访布朗先生。他给我们引见了一位名叫‘Che-wan’(即辜礼欢——笔者注)的年老的槟榔屿中国居民,他是少数还在世的本岛最早居民之一。Che-wan二十三岁时离开了他的故乡福建省,从此就未曾回去过,他现在60岁了,正按照中国风俗,用粗糙的花岗岩为自己准备一方上好的墓地”……

       克劳福德见过辜礼欢本人,他的日记可信度是毋庸置疑的。从这篇日记也可以看出,辜礼欢在当时可谓权倾多国朝野,就连不可一世的英国人要请他出面斡旋多国之间的国际争端。(从中亦可证实,所谓辜礼欢是逃难南洋的新店人陈敦源之子改姓、以及辜礼欢是惠安人辜宗带往台湾的儿子之说,完全是对不上号的。)

       极为巧合的是,辜鸿铭的祖父叫辜龙池,父亲叫辜紫云,这两个名字一个是古宅村的地名、一个是古宅黄氏的堂号。在古宅“辜厝头”边上有一眼山泉叫“龙池”,村里的小溪叫龙涎河(同安东溪的源头)。“紫云”则是与辜氏共处的黄氏家家户户挂在门楣上的堂号。为子孙取了辜宅故里印记的名字,或许就是辜礼欢聊解乡愁的精神寄托吧!

03-2.jpg古宅大乡28号辜氏祖厝

       另据2006年1月24日东南早报网报道,“惠安县东园镇长新村辜炯成说,八世祖辜礼欢随父亲辜宗赴台湾省后,转马来西亚拓展,曾任英属马来西亚半岛甲必丹。礼欢生八子,其中安平从小送回祖国大陆,读书中进士后,在林则徐幕下任职,后转调台湾,是辜振甫的曾祖父。1993年6月底,辜炯成致函台湾查询辜的祖籍问题。7月23日,‘台湾水泥公司总经理处秘书室’复函写道:台端致本公司辜董事长大函一件,函以董事长之祖籍究系永春或惠安见询,至感。董事长祖籍确为惠安。”

       若上述关于辜振甫家族系辜礼欢后裔的报道属实,那辜振甫祖籍地就是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古宅村,而非“台湾水泥公司总经理处秘书室”误认的惠安。


下载鹭风报1434期03版 副刊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