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前位置:首页 / 副刊 / 新闻详情 < 返回
一碗点心

发布时间:2020/01/10作者:许生德来源:点击量:255鹭风报1447期07版 副刊

       恢复高考的那个年代,一旦有人考上大中专学校,就成了家族里的一件喜事。家族里的每一户人家都会煮一碗点心请这位少年家吃,表示祝贺。当时的点心就是炒米粉、面条等,盛在大海碗,这在当年可算得上相当隆重了。长辈们会说:“很欢喜,孩子有出息了,以后在城里工作要记得家乡亲人。赶紧趁热吃!”当时能考出去读书的少年家可算是家族飞出的“金凤凰”。

       瓜菜年代家家生活都困难,平时要见点油腥都难得,有一碗点心吃那都是从牙缝挤出来的。邻居林婶家从过年的供品中强留下小一斤猪肉,用水煮熟后就浸放在酱油里腌着,这样猪肉可以长期保存不会坏,平时一旦家里有客人来访,捞出来切薄薄的三五片,又赶紧把剩余部分放进酱油浸着,这可还要招待其他客人。这几片肉铺放在煮好的点心面上,尊贵重要的客人最多是在点心里再埋个荷包蛋。

       考上大中专学校的少年家一般是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快上学的半个月里,家族的亲人就会陆续地煮碗点心送到家里来。我考上学要进城读书时,也是如此。不是族亲的左邻右舍也都会煮碗点心送来家里,一番客气之后都收下,这是家乡的一种淳朴温情礼数,更多的是一份沉甸甸的乡情乡谊。堂姐家送来的点心最让人感动和心酸,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几个小堂弟堂妹咽着口水、眼巴巴地瞅着那碗点心。看到堂姐把几个小堂弟堂妹硬生生地赶回去,我赶紧把点心留下,等过后叫小堂弟堂妹们过来吃。

       一碗点心,寄托着家乡亲人的无限亲情和期盼,可以说一碗点心恩重如山,只有当年亲身体会的人才能感受那份深情厚意。吃了这一碗点心,外出上学的年青人就会多出一份要好好读书、好好工作,有机会回馈家乡父老乡亲的责任。我认为更是宗亲长辈的提醒,不管走多远都别忘了故乡,更别忘记了生你养你的故乡亲人。

       要知道,家族里的孩子一考出去上学,你便不只是你爸你妈的孩子,你就成了家乡所有亲人口中的孩子,是全村里的孩子,是为家乡人去争光的,肩膀担着家族亲人的期望,你的背后有多少双眼睛关注着你,亲人们父老乡亲期盼的目光,让你不敢不努力(当然努力有时不是能顶事的),但是只要你尽力了,路走正了,家乡的亲人永远都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考出去的学子一身土气,背着补丁的行囊,带着梦想、带着家乡亲人的期盼踏上求学之路,一粒卑微的种子迎着阳光慢慢地成长。

       还一碗点心的情,永远是每个考出去读书的家乡孩子的心愿,生你养你的家乡在你心里永远都留下一本欠账。家乡、家乡的亲人是每个外出求学工作的人一生的思念和回忆,夜深人静时,那时光留下串串脚印,一深一浅,踏出咯吱咯吱的生活之声,一片温暖、恬静。这样的夜晚,带着一份乡愁,让人心也纯净透明。

       遥望故乡的月亮,窗外的苍茫一色,一如父母两鬓霜白,不禁想起他们付出的点点滴滴,他们如雪融化自己,滋润了儿女们姹紫嫣红的春天;他们如落叶,零落成泥,化作了树荫茂林的养分。岁寒,然后知亲情暖也,打个电话问问父母,家乡下雪吗?岁寒,然后知归期近也,迎着风雪晚归的人,千万灯火中,总有一盏为你而亮。

       平时,一声老家来人,都会使人振奋。每次听说老家发生自然灾害,担心、揪心时时挂在脸上。乡愁,是一种情结,又容易传染。喜欢赤脚走在村庄弯弯小路,倾听浅秋细雨拍打成熟庄稼的饱满声音,使人体味到一种人和植物亲切的物语。渐行渐远的田园情绪,撩拨离乡背井蓬勃疯长的乡愁。

       回味一碗点心的情谊,也让出去求学工作的孩子记住乡愁。老家祠堂小巷的春夏秋冬,承载着与家人和亲人们的时光。在城里工作半辈子,一听家乡口音的乡亲,无比亲切,“君是故乡来,应知故乡事,”乡愁汹涌,急急打听,并叮嘱“故乡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家乡的欢乐和悲伤都是一首诗。每次休假回家乡时,远远地看到村头袅袅的炊烟,一路的疲惫顿时化为乌有。炊烟从屋顶的烟囱升腾起来,灶台里柴火熊熊燃烧,温暖着外出他乡的孩子。母亲在时每次回家,她都会亲手煮碗点心给我吃,看我大口大口地吃点心,母亲总是慈祥地笑着说,小口点别噎着,没人与你抢。

       故乡的胸怀永远向漂泊在外的孩子敞开着,不管你是衣锦还乡,还是一个平凡打工者,或是一个退休老头,如果你有成就了就回家乡报答,如果你只是个工薪阶层,回故乡祠堂来烧个香,和宗亲喝杯茶,带上孩子回乡认个祖,祭拜一下列祖列宗。不要把根忘掉就行,不管你行多远,故乡都在那里。故乡永远是埋在你心中、装饰你梦里的那一抹立体的画。家乡才是承放漂泊者灵魂的宝地和根的所在。

       一个出国留学工作的朋友伤感地说,出国后,故乡就变成了祖国,有时午后闲暇或是夜深人静时,“共看明天应垂泪,一夜相信无处同,”那份思乡劲会猛地涌上心头,泪水不禁湿了双眼。抬头遥望着祖国的方向,足以让他这个海外游子心安!他感慨地说:家乡永远是缭绕于心的梦。我对他说,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治乡愁最好的方子就是趁还能走动时,回国住几天。如果还治不好,那就干脆回国来度晚年,叶落归根,老哥俩也可时常邀月小酌两杯,何不快哉。

       有个让自己思念的家乡是一种幸福,有一个牵挂你的母亲是一种幸福。


下载鹭风报1447期07版 副刊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