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前位置:首页 / 副刊 / 新闻详情 < 返回
我在苏丹沙漠十天

发布时间:2020/03/20作者:李世平来源:点击量:165鹭风报1455期08版 副刊

       编者按:“周游世界”是很多人的梦想,但能实现的又有几个;想要“说走就走”,其实许多人放不下。像李世平这样的人,是少有的。全球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他几乎都到过,包括战乱的、落后的,其中许多国家或地区,你可能连名字都没听过。作为一名曾经的摄影记者、影楼老板,今日的书法家,他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令人既心生羡慕,又感慨难以做到。


       苏丹位于非洲东北部,曾是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有250多万平方公里,民族成份极为复杂,北部以苏丹阿拉伯人为主,南部以黑人为主。过去三十年间内战不断,死伤以百万计。几年前,南苏丹宣布独立,成为当今世界最年轻的国家,苏丹的面积就小了许多。我是在南苏丹旅游3天后到达苏丹的。没过几天,从电视上看到报道,南苏丹政府军与反政府军打起来了,坦克开上大街,死伤几百人,那个可能是世界上最简陋的首都机场也被军人占领了。想到几天前我还在那个机场进出,还在那里的大街上溜达,不免感叹世局难料。

       言归正题。苏丹大部分处于撒哈拉大沙漠东部地带,尼罗河贯穿全境,终年炎热且多风暴,是世界上最热的国家之一,有“火炉国”、“风暴国”之称。从首都喀土穆向北,沿弯弯曲曲的尼罗河沿岸,我在沙漠地区迂回穿行2000多公里,探寻古埃及和苏丹伟大的建筑遗存。这既是苏丹也是世界上沙漠中最吸引世人眼光的文化遗产之一。

       这十天,气温都在45℃左右。我可以几天不吃主食,但每天10瓶矿泉水是必需的。

       已经有些硬化了的沙漠上的车辙,就是后来者前行的道路。路边有一巨大的指示牌,告诉我来到了古老的宗教中心纳卡和穆萨瓦拉特。这里有几处神庙遗迹。有一座石造神庙呈正四方形建筑,造型比例严谨,雕刻手法相当精美,孤零零地站立在空旷的沙漠中3000多年。我这才发现,一路上见有多个宣传牌,照片拍的就是这个建筑。在其不远处,另有一处神庙,建筑立面却很平整简洁,没有繁复的浮雕,但有几十尊巨大的绵羊石雕十分精彩,身上卷毛被处理成无数个圆圈形状,既写实又抽象,重复的细圆线在阳光下刻痕分明。这是繁简相衬手法,以理性简洁的平面烘托繁复可爱的绵羊造型。这时,一位身着红色衣服的黑人妇女赶着一大群羊从神庙前走过,一阵大风吹起,尘土飞扬,已经分不清眼前的羊是三千多岁的“羊”还是一两岁的羊。这是一幅很有寓意的画面。红衣妇女和羊群很快消失在沙漠起伏的地平线,神庙边那些几千年的“羊”还蹲守在烈日下……

       车继续前行,我来到了“没落之城”麦罗埃。这里有尼罗河山谷最大的金字塔区,最“年长”的塔已有4500年了,黑褐色的三角形身影老态龙钟,尖顶已被风沙削平,不再尖锐直指苍穹;巨大的腰身也被沙堆埋没,不再伟岸。但近百个大小金字塔,列队聚集在一起,却是世上金字塔中仅有的一处壮观场景。此时,它们正在夕阳最后的一抹光泽中,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到来。

       当地向导似乎明白这种意境,决定今晚就在这山谷中,离金字塔群约500米的一处空地,安营扎寨,近距离地与金字塔一起,领略夏夜中的繁星。夜晚的气温依然在40℃左右,闷热的帐篷里无法入睡。于是,我决定今夜不睡,走上高高的沙丘,光着膀子坐卧在有些发烫的沙堆上,一直到旭日从不远处的一个金字塔顶后悄然升起。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荒野中的不眠之夜,而且是和几千年的金字塔群一起迎接第一缕阳光。从昨日到今天,我从没想过这些金字塔就是北非麦罗埃古国国王和王族陵墓,而一直以人类艺术杰作视之。

       沙漠之旅继续进行,人类艺术杰作继续呈现。卡瑞玛,有保存完整的金字塔和庙宇群;博尔戈尔山,有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公元前1500年的岩洞壁画;凯尔迈,有2400年前凯尔迈王国遗留的两座巨大的泥砖庙宇;娃娃,有尼罗河西岸为数不多的遗址;赛岛,有3500年前古埃及若干王朝的王宫遗址,这里离现代埃及边界仅100多公里。

       回到首都喀土穆,我意犹未尽,又一头钻进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继续仰望4000年前的壁画、铭刻、石像……


下载鹭风报1455期08版 副刊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