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新闻详情 < 返回
立讯精密: 苹果产业链供应商

发布时间:2020/09/04作者:Coollabs来源:选载自《世界华人周刊》点击量:55鹭风报1479期07版 专题

       2016年,网络上出现一篇文章,叫做《不要让富士康跑了》。起因是有消息称,富士康要去美国建厂。而作者认为,这对中国制造业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当时,富士康的营收是“华为+BAT”总和的两倍,接近万亿。文中评价富士康是“中国改革开放工业史里集约性最强、链条最长、规模最大的集成者”,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工业化最扎实的成果”。

       这位作者也许没有想到,短短四年之后,就有一家大陆企业被称为“郭台铭的最强对手”“下一个富士康”。这家企业,叫做立讯精密。

       2019年以来,立讯精密的股价累计上涨600%,市值从580亿飙升至4000亿。支撑它股价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立讯居然能从富士康手里抢生意。有意思的是,立讯精密的董事长,之前在富士康工作。她从富士康的一个最为普通的“厂妹”,逆袭成为一家千亿公司的掌门人。

       王来春,是富士康前员工里最有名、最励志的那一个。


07-1.jpg王来春与苹果掌门人库克 


普通女工逆袭之路

       初中学历,黝黑的肤色,一口浓重的汕头口音……1989年,21岁的王来春踏进了富士康,成为了流水线上,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工。

       开工的第一年,电子厂条件十分艰苦,员工每月只有50元工资,工作压力又大,一个夏天折腾下来,哀声一片。首批来的100个女孩,回去了70个。

       王来春选择留下来,继续闷不吭声地干活。对于她来说,这点苦不算什么。不打工,就要回老家澄海风吹日晒地干农活。王来春没得选。

       下班后,当大家都回宿舍休息,她还继续留在厂里加班。领导为此表扬她,她却怕被同事孤立,产生隔阂,就在别人睡觉时,偷偷起床回工厂。

       在富士康打工十年,每一天,王来春都在“拼命”。靠着这种肯吃苦、爱钻研的风格,她对每一处生产细节都了如指掌,一路从线长升到组长,最后成为手下管理数千名工人的课长。这是当时大陆员工在富士康能达到的最高职位。

       1999年,十年没请过假的王来春没有按时出现在工厂,而是径直走向郭台铭的办公室,提交了辞职函。她打算自己创业单干。

       她与哥哥王来胜商量了许久,决定拿出所有积蓄,投资了几十万元,购买香港立讯公司,干起了富士康的同行——研发、生产连接线、电视机后壳、电线插板等业务。

       无论如何,王来春的想法,也算是抢富士康的饭碗,但她的想法,却得到了郭台铭的支持。他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1988年,中国为了促进两岸商业交流与合作,通过了《国务院关于鼓励台湾同胞投资的规定》法案,允许台商来内地投资。郭台铭闻风而动。不到年底,就在深圳宝安的西乡崩山脚下,建立了富士康在大陆的第一家工厂——深圳海洋电子插件厂。

       郭台铭站在破旧的五层厂房前,拿着一把橘红色大喇叭对着上百号员工宣誓:“这里将建成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工厂!”说完后,底下鸦雀无声。

       当时深圳的电子工业刚刚蹒跚起步,基础设施极差。连最基本的水和电都供应不上,停水停电是家常便饭。员工们的宿舍更是像一个沙丁鱼罐头,女工们挤在一个潮乎乎的大通铺上。就连当地水质也不合格,重金属含量高,甚至焖出的米饭都发红,被大家调侃为“红米饭”。深圳海洋电子插件厂第一批员工有150个,王来春就是其中一个,也是唯一坚持下来的那一个。而吃苦和坚持,同样是郭台铭的标签。

       郭台铭对王来春说:“你吃得苦,干事认真细致又坚持,我支持你创业,包括我借钱给你开业,我给你订单,让你有生意做。”厂妹王来春,靠着自己汗水,成为了老板王来春。


来自富士康的订单

       郭台铭的承诺没有食言。创业前四五年,立讯与富士康没有关系,但到了2002年前后,来自于富士康的订单开始暴增。从那之后,香港立讯的最大客户,变成了富士康。

       别人给富士康的订单,富士康做不完的,都转手交给立讯,几年内分给了王来春超过十亿元的单子。2004年,王来春回到深圳,创立立讯精密。创业初期,富士康继续为立讯输血,贡献了超过50%的营收。建厂的布局也形影相随,在深圳、烟台、昆山……哪里有富士康,立讯就跟在哪里。

       不仅是订单,资金上也一样。2009年,郭台铭的弟弟郭台强入股立讯精密,投资4000万,成了立讯精密的第三大股东。

       2010年,立讯在深交所成功上市,每股接近40元,王来春个人财富也窜升至23亿。但在富士康呆了10年的王来春明白,富士康身上,除了“管理模式”“加班”等标签之外,还有其他的东西。首先,富士康非常重视技术。

       虽然只是一家代工厂,但郭台铭要求富士康代工所需要的所有零件、材料,甚至是软件,必须全部都能自己造。比如在2000年,富士康为索尼的PS2游戏机代工的时候,自己的技术尚不成熟,还是由日本工厂协助建立的生产线。后来郭台铭一声令下,富士康加大自主研发力度,并斥重金从日本请来机器制造业的高端技术人才。

       等到了索尼推出下一代游戏机PS3的时候,日本人惊讶地发现,富士康已经有能力自行建构游戏机生产线了。

       再比如,富士康自主开发的FRT软件,可以让模具研发与生产同时进行,并24小时不间断。原本10天能交货,改良后3天就行,极大提升了交货效率。

       立讯上市后,王来春也开始走富士康当年的路。她先是砸大量资金搞研发,目标只对准连接线、连接器这两个零件,力争在这两项做到业界最好。

       立讯形成了技术优势,并通过并购江西博硕,完成对连接器、线缆制造上游产业链的整合,在这一领域成为了难以撼动的龙头。

       单点爆破后,接着开始横向扩展。从连接器到马达、无线充电、FPC 、天线、声学和电子模块等产品,只要富士康能做的,立讯都开始学着做。

       2008年,立讯收到一个噩耗。受金融危机影响,富士康突然告知王来春,因经济环境恶化,未来可能没有太多代工订单能够交给他们了。富士康这头奶牛,以后就要断奶了。

       还好立讯早有准备。到2010年,立讯精密总营收中,富士康的占比已经从早几年的45%以上,降低到16%。

       2011年4月,立讯收购了昆山联滔电子60%的股权,后者是苹果公司连接线的主要供应商之一。2011年8月收购了科尔通讯,则帮助立讯精密拿下了华为和爱默生这两大通讯巨头,切入了更稳定的华为产业链之中。

       这几项操作,让立讯成功挤进了苹果、华为的产业链。但苹果是富士康最为重要的客户,一个苹果,曾占到富士康所有营收的六成以上。王来春和她的立讯,变成了“搅局者”。


苹果产业链供应商

       当立讯在不断扩张、研发的同时,一些东西也在悄然改变。2011年一场美国政商晚宴上,奥巴马问了坐在一旁的乔布斯个问题:“苹果的商品几乎都在海外生产,这些工作机会难道不能回到国内吗?”面对众人,乔布斯并没有给奥巴马面子,他说:“这些工作机会不会回来了。”

       乔布斯讲了一个故事:“iPhone 4临近上线前,做过一次重大修改,当时中国已经凌晨,但中国工厂一声号令,12000人同时起床,8小时后产能已经规模化。如果在美国,别说8小时,8个星期也做不到。”

       这段话,是富士康多年奋勉的缩影。

       2011年,乔布斯去世,库克上任。供应链出身的库克,深知即使再信任一家公司,也不能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单一地依赖某一家工厂,会产生极大的风险,于是他从上任起,便开始寻找替代富士康的方案。

       同年,来自大陆的立讯精密收购了昆山联滔电子一半以上的股权;2016年,立讯并购苏州美特。苏州美特是一家专攻声学技术的公司,立讯精密靠着并购它,精准切入了苹果的声学供应链,抓住了近几年来最大的机会——为苹果AirPods代工。

       转头看回来,这一步走得至关重要,甚至决定了世界代工厂的未来分布局势。因为当年谁也没想到,AirPods会成为一个历史级大爆款。

       最开始,立讯并不是AirPods的第一选择,拥有45年历史的老牌台湾代工巨头——英业达才是。但Airpods的制造难度前所未有,这个小拇指指节大小的容器,需要同时塞进W1芯片、麦克风、光学传感器等十几个极其复杂的精密配件,一时间让英业达傻眼了。

       而此时,立讯在不断地做实验。通过反复的研究测试,发现了内部连接线产品的关键瓶颈,用自动化的方式将其解决,大幅缩短了生产周期。在经历初期的产能爬坡之后,到2017年底,AirPods的用户发货周期缩短到三天,产品良率接近100%。

       这种效率,让苹果十分惊喜。之后,苹果踏实放心地将更多订单交给了立讯精密。2017年12月4日,库克在来到上海后,还专门来到昆山立讯精密的工厂。看到秩序井然、科技感十足的车间和流水线,他在社交媒体上对立讯连连夸赞:“他们超一流的工厂,将了不起的精良工艺和细思融入AirPods的制造。董事长王来春女士打造了以人为本的卓越文化。我们很高兴可以跟他们合作!”

       2019年,AirPods产品迎来爆发,销量超过5000万副。之后,苹果推出高价AirPods Pro,由立讯精密100%代工。

       几年里,立讯不断加深与苹果的合作,不但成为其核心供应商之一,更成为苹果转移部分富士康产能的第一选择。

       从6年前起,立讯就一点点从数据线开始,步步为营,一点点渗透进入苹果产业链,逐渐向更深复杂的零件探索——

       2014年,拿下苹果Lightning数据线业务;2015年,攻克Apple Watch无线充电模组,成为核心供应商;2016年,代工第一代Watch组件;2017年,为iPhone8提供连接器、AirPods供应微型扬声器,成为AirPower无线充电Tx线圈的独家供应商;2018年,开始为苹果供应线性马达。

       多年来一点点的渗透,让苹果越来越信任它,把更多的产能交付在立讯手里。

       2019年,立讯精密全年营收上升至623亿元,净利润47亿元。最高时,总市值高达4000亿元,已经把富士康远远甩于身后。立讯的逆袭,背后是王来春精准的孤注一掷和对细节极致的追求,甚至比郭台铭要更胜一筹。王来春从富士康的成功看到,技术才是代工厂的命根子。近三年来,立讯累计研发投入达84.33亿元,已经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是国内普通工厂的4-5倍之多。

       如今,5G潮来临,手机需求量大增,立讯的前景更加光明。

下载鹭风报1479期07版 专题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