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前位置:首页 / 副刊 / 新闻详情 < 返回
行走玻利维亚西部高地

发布时间:2020/09/18作者:李世平来源:点击量:214鹭风报1481期08版 副刊

       据说由于电脑系统问题,我的玻利维亚签证未及时办好。在秘鲁首都利马的玻国使馆想补办,使馆人员说到边境再试试,或许可以过关,当地导游却说没绝对把握。所以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从利马乘机到秘鲁古城阿雷基帕,再乘车约6小时到边境小城普诺,在玻利维亚入境处,出乎意料地顺利办好了入境手续。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还伸出大拇指连说“你好中国”。我发现有一些他国游客办好签证后相互击掌庆贺。问之原因,说是能过关并不容易,所以庆幸。看来,玻国人员对我这个中国人还挺友好。

       怀着愉快的心情,我开始了在玻利维亚的旅游。

       的的喀喀湖位于玻利维亚和秘鲁两国交界的科亚奥高原上,是南美洲地势最高、面积最大的淡水湖,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船可通行的湖泊,湖中最大岛屿上有印加时代的神庙遗址,也是印第安人的圣湖,在属于秘鲁的湖面上,还有一大片“浮动的岛屿”,即生活在湖上的乌罗人用湖中生长的芦苇和香蒲,编织铺设成面积大小不一的“陆地”、房屋和小船,常年生活于此。“陆地”厚度约1-2米,上面竟然还有一个小足球场,当然,球会掉到水里,人行走太靠边也可能因芦苇层厚度不够掉到水里。

       离的的喀喀湖南岸20公里处,是印加文明典型代表之一的蒂亚瓦纳科遗址。蒂亚瓦纳科文化兴盛于公元3-8世纪,这里因寒冷和荒凉贫瘠,有专家认为难以为众多人口提供自然资源,因此这里应该是一处宗教胜地,而不是城市中心。这个长约1000米、宽450米的遗址是一处建筑群,太阳门和人形石柱是其文化的代表。太阳门由一块巨石完整雕刻而成,高约3米,门楣上雕有神像、秃鹰和太阳,这些神像曾在智利首都近海域和北部被发现,说明蒂亚瓦纳科的影响曾经遍及这些地区;人形石柱模样与远在几千公里外的太平洋上的复活节岛石像非常相似,都有厚厚的石帽,表情严肃冷漠而又令人费解。半个月前,我还在复活节岛上拜访过那几百尊默默无语的石人群像。据史料记载,蒂亚瓦纳科文化遗址命运坎坷,西班牙人占领这里后把它视为邪教之地,对它进行了大肆破坏,几十年前,遗址上的一些巨石雕像还被运走去铺垫铁路路基。我凝视残墙断壁上仅有的几个完整石像,它们的表情在阳光下仿佛在哭泣。

       晚上,我住在玻利维亚实际上的首都拉巴斯,其号称世界上最高的首都,海拔3800米左右。万家灯火闪烁在山势雄浑的夜空,绵延不尽,宛若银河。

       飞机飞到玻利维亚中部低海拔城市圣克鲁斯,再乘坐一架很小的飞机飞到乌尤尼小镇。这里是波利维亚的西南部,属沙漠地区,海拔一下子高达4500米以上。我坐上当地强劲的吉普车,奔驰在硬化了的沙地上。风化的石林、红湖的火烈岛从车窗闪过。最后,吉普车驶进了一个无边无际、纯白色的世界——乌尤尼盐沼。这恐怕是地球上最空旷平整的一块土地了,面积达12500平方公里。这是冰河时代的产物,据说4万年前,这里原本是一个巨大湖泊,干涸后就形成了如今这一奇观:冬季,被雨水注满,形成一个浅湖;夏季,湖水干涸,留下一层以盐为主的矿物硬壳,厚达数米。车子在其上面飞奔撒野,不时碾压盐粒而发出嘎嘎声。

       临近黄昏,奔波几天的游人已疲倦得不想看落日,回旅馆休息了,只有我在一处积水的盐沼边守候,看“天空之镜”——由于水下是白色的盐面,天空的任何光影色彩都会一模一样地反映在水面上,水天呈现两个完全一样的景色,今人美其名曰“天空之镜”。我很幸运,看到湛蓝的天空、金黄的夕辉直到红彤彤的晚霞,尽在今日傍晚时分的水天中呈现,美得让人窒息。一年前,我曾去过我国青海湖附近的茶卡盐湖,那里也有一片“天空之镜”,也很美,只是总面积要比乌尤尼小得多。

       从乌尤尼乘车北上6小时,到达波托西市。这里被称为银都,曾经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银矿,16世纪鼎盛时期其白银产量占全世界白银产量的一半。西班牙殖民者曾毫不掩饰地说,用波托西开采的白银可在波托西和西班牙本土之间建一座横跨大西洋的大桥。现在这座城市最吸引人的是一种被称为“梅斯蒂索”的建筑风格,即印第安与西班牙风格混合型建筑,独特之处主要表现在“所罗门圆柱”上。我走在高高低低的古旧的小街上,不时与这些建筑相遇,它们混杂在拥挤的五颜六色的民居中,难掩其精美典雅气息。我在一处老建筑开设的小咖啡馆里点了一杯咖啡,据说是当年土豪矿主爱喝的口味,可我一点也不觉得好喝,但从窗口向外欣赏古色古香的街景,一边假装内行品尝咖啡,倒也有一种唯美怀旧情调。

       从波托西乘车到法定首都苏克雷不远,本来只需3个小时,但途中山路被几辆大卡车横向堵住了,原因是这里的人在举行示威活动,抗议几天前政府发布的税收政策。据说这种阻碍交通的抗议活动可持续二十四小时,超过时间才算违法,警察才会干预。我们的领队是当地人,很聪明,打听到对面有一辆日本游客的大巴从苏克雷来也被堵住,过不来,便安排中日两队游客下车走过示威堵车处,换乘对方的车辆到各自的目的地,明天再互换车辆。于是,用了约5个小时,我到达了苏克雷城。

       苏克雷作为南美解放者玻利瓦尔的助手,为玻利维亚的独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被选为玻国第一任总统,并用他的名字命名这个城市,1839年,苏克雷城成为玻利维亚首都。这个城市有“白色城市”之称,大部分建筑为浅白色,苏克雷大教堂、瓜达尔圣母小礼堂、圣拉萨罗教堂、“自由之家”建筑物等均为著名建筑,圣弗朗西斯科·哈比埃尔大学是美洲最早的大学之一。整个苏克雷古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据说玻利维亚国家目前总体经济不好,但我走街串巷看到商店物品挺多,人们看起来也挺精神。在一处大集市,上下四、五层,熙熙攘攘,交易十分热闹。看着丰盛的水果和小吃,还有当地百姓那吃得有滋有味的模样,我垂涎欲滴。


下载鹭风报1481期08版 副刊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