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新闻详情 < 返回
香港郑氏家族传奇

发布时间:2021/03/25作者:来源:综合自《香港人物志》《上海证券报》等点击量:75鹭风报1504期07版 人物

        最近,香港商场K11 Musea因为爆发疫情群体感染,暂时关闭。

       尖沙咀的这间K11也算是香港的网红商场了,因其极具艺术感的独特设计,当初刚一落成就有许多人前去打卡。

       众所周知,在香港只要是地产行业,几乎都逃不出“四大家族”的“五指山”——香港“四大家族”创始人是李嘉诚、郭德胜、李兆基、郑裕彤。

       K11 Musea也不例外,它的建设者郑志刚,就是郑裕彤的孙子,郑家第三代接班人。

       郑裕彤作为香港排名前三的超级富豪,不仅是掌舵“周大福”的珠宝大王,他的新世界集团更覆盖香港人的衣食住行,总资产超过2000亿。

       此外,郑裕彤曾帮助内地富豪许家印上市,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恒大;而在澳门,他则持有大量博彩股份,是何鸿燊背后的“无冕赌王”。

       郑裕彤手里纵横两岸的商业王国,无疑是一艘巨舰,但他的后代却差点让这艘巨舰触礁。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郑家,是怎样经历三代的沉浮,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豪门秘辛?

07-2.jpg周翠英和郑裕彤


从穷小子到珠宝大王

       1938年,中国正处于全面抗战阶段。13岁的郑裕彤从广东来到澳门,投奔周至元,他未来的老丈人。此时“周大福”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已经在周至元的创办下成立了。

       郑裕彤和周家千金是指腹为婚。但这时的郑裕彤,还只是一个小学毕业的穷小子,距离“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还有5年时间。

       这5年里,他从最底层的工人做起,每天扫地擦桌子刷厕所,别人不愿意干的活他都干,从无怨言。没事的时候,他就去偷看自己未来的媳妇周翠英,心里美滋滋的,再累也不觉得了。

       经过5年的“观察”,周至元看这个小伙子勤快实在,待人也真诚,终于放心把女儿和家业一起交给了他。

       郑裕彤和周翠英婚后没多久,就来到了香港,并且在香港开了第一间周大福金行。刚来香港的时候,郑裕彤兜里就2万块,谁能想到最后能变成2000亿呢?

       在郑裕彤之前,香港的金行市场良莠不齐。市面上都标榜自己是“99金”,但是实际上会掺进银和铜,真正的黄金只有7成左右。

       郑裕彤很有远见,料定这样下去黄金市场只会越来越乱,大家一起完蛋。为了不做完蛋的那个,郑裕彤决定以“99金”的价格,卖纯度更高的“999”足金。

       当时公司上下一致反对,这不明摆着亏钱吗?郑裕彤却很有信心:“两年之内,一定回本!”

       果不其然,郑裕彤掀起了一阵“良性内卷”,那些不足金的店铺价格被越压越低,很快都被“卷”走了。而“周大福”因此名声大噪,成为行业巨头。“999”足金的标准也就此延续至今。

       凭借珠宝生意在香港站稳脚跟之后,郑裕彤开始尝试投资,毕竟人有钱之后,谁不想钱继续生钱呢?

       他首先看中的就是地产,曾先后在香港建起蓝塘别墅、香港大厦等等。之后,郑裕彤创立新世界集团,投资酒店、交通、通讯等行业,并先后将公司上市。

       在商场上,郑裕彤有个外号叫“鲨胆彤”,是说他投资像鲨鱼一样大胆,这从他投资恒大来看就可见一斑。

07-1.jpgK11 Musea


合纵连横

       说起郑裕彤和恒大许家印的往事,就不得不提香港的一个神秘富豪组织:“大D会”。

        “大D会”听起来很威风,但其实它的起源是一项平民赌博小游戏:“锄大D”,也叫“跑得快”,规则跟斗地主差不多,谁的牌先出完就算赢。

       郑裕彤非常喜欢玩“锄大D”,他和刘銮雄、张松桥等人经常组局,渐渐就成了一个“大D会”。

       2008年,金融危机下的许家印入不敷出,资金缺口高达150亿。走投无路的许家印在杨受成的牵线下,认识了郑裕彤,又陪郑裕彤玩了三个月的“锄大D”。

       原本许家印也很忐忑,拿不准郑裕彤会不会帮他。毕竟正值金融风暴,两个人也才刚认识没多久。没想到当时已经83岁的郑裕彤,头脑和胆识完全不输年轻人,他看准许家印可以东山再起,大手笔为他注入几十亿的资金。

       2009年,恒大在香港上市,郑裕彤、刘銮雄、张松桥、杨受成等人全部到场站台。恒大起死回生,也让许家印成为中国十大富豪之一。

       而在澳门,原本郑裕彤是想和叶汉联手,跟何鸿燊竞投赌牌。但何鸿燊使出一招“化敌为友”,和郑裕彤暗中接触,答应让郑裕彤入股,成功将郑裕彤变成自己的助力,坐稳了“赌王”的宝座。

       之后郑裕彤与何鸿燊还一起在越南等地合作开设赌场,并且投资了澳门的水力、电力等产业。他名下的商业帝国已经超过2000亿。

       可谁知,就在郑裕彤准备功成身退、周游世界想安度晚年的时候,他的儿子郑家纯却搞出了大动静!

       郑裕彤一共有两个儿子:郑家纯和郑家成。1989年,郑裕彤第一次宣布退休,将家业交到了郑家纯手上。

       其实,郑裕彤早就为后代子孙打点好了,他提前将大量现金在内地换成地产,每年收租就可以收几十亿。可以说哪怕郑家纯什么都不干,也能让郑家维持繁荣。

       可郑家纯接手之后并不满足于现状,父亲是“鲨鱼胆”,郑家纯也不例外。他不满足于做“四大家族之一”,他要让郑家成为香港唯一。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郑家纯急速扩张郑家的产业,大量进行收购。可终究还是太心急了,当时行情并不好。不到一年时间,郑家就负债连连。

       郑裕彤赶紧再次出山救火,卖掉了名下的部分业务,这才让郑家重新回到正轨。

       至于二儿子郑家成,他主要是负责郑家在内地的业务。事业上他倒是比大哥幸运,在内地建了不少精品楼盘,使郑家在内地的事业蒸蒸日上。

       郑家成和医生李倩琦结了婚。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儿子郑志恒,更一度被郑裕彤寄予厚望。

07-3.jpg周大福旧址


三代传人

       郑志恒从小就和郑裕彤住在浅水湾,爷孙俩感情非常好,郑裕彤也一直把郑志恒当成继承人来培养。

       郑志恒曾经就读于加拿大西安大略省大学经济系,早年热衷于独立创业,与好友黄缵嘉(新鸿基金创办人郭得胜外孙)联手创立医疗专业网站,22岁已是大中华医联网Cyber-Medic的行政总裁,并成功游说上市公司智权国际斥资5000万入股公司,同时出版《健康创富》月刊。

       后来他成功收购乐信药业的四成股权,乘势进入医药制造行业。可是郑志恒的“红颜知己”众多,后来因为感情债,惹上官司,负面新闻爆发,郑裕彤曾被气得住了院。

       此时的郑裕彤,征战一辈子,看着病床前围着的后辈们,却找不到一个合心意的接班人。

       不过,郑家纯的儿子郑志刚却脱颖而出。13岁时,郑志刚被送去美国读书,4年后他凭着自己的成绩考入哈佛大学。但让人意外的是,他选择的专业并非与商业有关,而是东亚文学。

       “我相信人文、历史及所有涉及人生观的东西,需要在年轻时系统学习,这是做事的基础。”相反,他认为资本运作与企业管理等知识,可以在实践中学习,难度不大。

       同样是这个原因,大学毕业之后,郑志刚又去了日本,在斯坦福大学京都研究中心度过了一年,学习文化艺术,“我感觉我要多了解这个世界。”那段时光里,他简直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时常在学校旁的寺庙里听悠扬的钟声,一坐就是大半天,“每次钟声敲响,我就感觉有水在心中流动。”

        学校生涯结束后,郑志刚并没有回归家族生意。他加入了高盛,负责客户上市,随后又进入瑞士银行,从事投行业务。“你要学习数据、投资。这是种很好的平衡,年轻就是要多试试。”

       2006年,郑志刚主动选择回归新世界,但他并没有留在父亲身边,而是去往了一个新的平台:新世界中国地产位于北京的管理中心。他到了北京,那有一个400人的团队,他担任决策者副手的角色,负责献计献策。

       和高调的堂兄郑志恒不同,那段时间,郑志刚很没有存在感。2007年,新世界百货准备IPO。郑志刚主动请缨,回港加入。那段时间,郑志刚每天的生活除去在天上飞来飞去,就是在世界各地会见各个机构的投资人,足迹遍布美国、日本、新西兰、澳大利亚等。

       如果说上市路演只是在家族固有版图之中一次替父出征,创立K11艺术购物中心可谓是郑志刚真正的创业。

        想法萌生在2008年初,那时郑志刚主导了一次针对新世界百货VIP顾客的调研,他发现很多人在投诉购物中心高度趋同,只是把各种品牌装在一个大建筑里,新一代的VIP更注重空间感、精神领域。

       他喜欢艺术,就想到可以把艺术的理念放进去,把艺术中心和购物中心结合起来。郑志刚把想法讲给父辈听,获得了赞同。“他们很支持,感觉这是新概念。”他给这个艺术购物中心起名K11,K意味着Kingdom(疆土),11则是K在字母表里的排位。

       2009年12月,尖沙咀K11开业时,80%的商户是首次登陆香港的品牌。在这个购物中心里,长期展示着十三组价值2000万港元的艺术品,这是郑志刚的收藏,每一层还有18个本地艺术品的陈列窗,隔段时间会更换。

       郑志刚的创业成功案例说明,艺术和商业并不矛盾,建成3年多来,K11发展了1.8万VIP会员,每月客流量稳定在100万人次以上,2011年的总销售额按年增加了8成;到了2015年,其出租率接近100%,每月平均客流量超130万人次。K11成为香港第一个开业当年就盈利的商场。

       2009年郑志刚与香港海产大王之女余雅颎结婚,婚礼耗资1.4亿港元,余雅颎的鸽子蛋婚戒成为媒体的焦点。结婚前后,郑志刚一直没什么绯闻,连记者都抱怨“没东西可拍”。婚礼上,郑裕彤笑得合不拢嘴。

       2013年6月,上海K11开业,位于黄陂南路,毗邻新天地,迅速成为上海的新地标。这个面积仅3.8万平方米的购物艺术中心创造了单月100万人流的纪录。

       在郑志刚的主导下,新世界的地产营业额在2014年打破了记录,增长高达50%。并且,他将旗下的酒店资产重新整合,卖掉鸡肋产业,大幅增加现金流,为未来的投资项目做足了准备。

       看到长孙这么争气,郑裕彤终于有一丝欣慰,他放心地将家业交到了郑志刚的手上。

       虽然郑家纯是新世界集团名义上的主席,但他前几年中过风,身体也大不如前。目前郑家的产业基本上是郑志刚在管理。

       2016年,郑裕彤辞世,享年91岁。葬礼上,李嘉诚、梁振英等人为他扶灵,一起送这位枭雄最后一程。

       


下载鹭风报1504期07版 人物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