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标题

标题 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 / 副刊 / 新闻详情 < 返回
我对“诚毅”的理解

发布时间:2019/04/12作者:黄坚定来源:点击量:1365鹭风报1409期07版 副刊

    对于“诚毅”二字,相信集美人一点儿都不陌生,因为随处可见;整个集美学村的学校都以“诚毅”为校训。民国七年,由陈嘉庚亲订、陈敬贤手书的“诚毅”匾额,就悬挂于集美学村之内。

    翻遍相关资料典籍,鲜见两位校主特地对“诚毅”校训的解读和阐释。但观其一生所作、所为、所说,则无不处处闪烁着“诚毅”的光芒。

    “诚”是一个形声字;从言,从成,意谓对待人要诚实讲信用。《礼记?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认为“诚”是自然万物的根本属性,努力求诚以达到合乎诚的境界则是为人之道。又说“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进一步阐释一切事物的存在皆依赖于“诚”。

    中华传统文化中影响最为深远者莫过于儒家学说,而“诚”更是儒家为人之道的基本要求。一代大儒朱熹认为:“诚者,真实无妄之谓。”要求人们修德做事,必须效法天道,做到真实可信,说真话、做实事。

    “毅”也是一个形声字;从殳,从豙。本义:意志坚强、果断、果决;表示志向坚定而不动摇,意志坚强而持久。

    儒家的核心是仁。有弟子请教何而为仁?孔子答曰:“刚、毅、木、讷近仁”(《论语?子路》);所以,曾子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语?泰伯》)。大致意思是说:士人不可以不胸怀远大,毅力刚强;因为他责任重大,道路遥远。把实现仁作为自己的责任,难道不重大吗?奋斗终身,死而后已,难道路程还不遥远吗?”由此可见,能否为“毅”,应是儒者必备的基础。

    从小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嘉庚先生,选择了诚与毅,作为自己处事的哲学。在做人方面,陈嘉庚说:“做人最要紧的是诚实与正义,要明是非,要为社会做事。再多的钱可以花光,但诚实、正义却永远受人尊敬……有的人,伤天害理的事敢做,乌七八糟的钱敢挣,这样的富翁受人唾骂,遗臭万年” 。又说:“ 精诚始足以言团结,惟团结始足以言力量”。在《嘉庚家训》当中,更是对子孙谆谆教诲:“我毕生以诚信勤俭办教育公益,为社会服务”。他不仅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首先是陈嘉庚的真诚。1898年,他母亲病逝,陈嘉庚立即回乡葬母。可是当守完3年母丧的陈嘉庚回到新加坡时,却发现曾经兴隆的米店已经门庭冷落,负债已达30多万元。原来是父亲的妾生子趁陈嘉庚不在,尽情挥霍,导致公司面临破产,父亲忧郁成疾而死。按照当时新加坡法律,儿子不必偿还父亲债务。但以信誉为重的陈嘉庚虽然经济拮据,却宣布“立志不计久暂,力能做到者,决代还清以免遗憾也”。面对家道中落,陈嘉庚艰苦奋斗了4年时间,终于有些盈利,他便不顾亲友反对,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找到债主,到1907年为止,连本带利还清了父亲所欠的债务。此事成为新加坡华人商业史上一大佳话。当然,当时也曾有人说他傻,但他说:“中国人取信于世界,决不能把脸丢在外国人面前!我们中国人一向言必信,行必果。”陈嘉庚一诺万金的信誉迅速传遍了东南亚。此后,人们十分相信陈嘉庚的商业道德和信誉,都愿意与他做生意。可以说,陈嘉庚之所以能在家业衰败后,艰苦创业10年左右成为百万富翁,与他“一诺万金”的诚信商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嘉庚先生回国定居后,也常常教诲身旁的人要诚实守信。笔者看过采访陈嘉庚生前秘书张其华的报道,记述着两件看起来很小的事情,却又让人印象深刻。一件发生在1958年,当时集美各校要筹办农场,但校区土地有限,学校有人建议,把几年前赠给农业厅的天马农场大片土地收回一部分。张其华认为有道理,便请示先生,结果受到陈嘉庚的严厉批评。嘉庚说,已经赠送给别人的东西又要讨回,出尔反尔,是不诚实之举,并责怪张其华没有当场批评学校的这种错误主张,还要照搬来提什么建议。另一件事则发生在总务主任叶祖彬身上。1956年10月,星马工商贸易考察团里的一些乡亲回到集美,嘉庚先生请他们到家里一起吃地瓜稀饭,并叮嘱叶祖彬多做一些饭。结果叶祖彬忘了通知,让客人们饿了肚子。尽管事情不大,嘉庚先生却认为,叶祖彬在这件事上对他失了信,同时也让他失信于客人,因此,要求叶祖彬写出检讨,并给予停薪一个月的处罚。

其次是陈嘉庚的忠诚。尽管已是企业破产、家财耗尽,他依然不改初衷,倾其所有续办教育;尽管面对鬼子迫害、特务暗杀的巨大危险,他还是不忘初心,不顾生死,一如既往全力抗战,支持革命,直至赶走日寇,全国解放!

    陈嘉庚常说; “懒惰是立身之贼,勤奋是建业之基;有坚强之精神,而后有伟大之事业”; 他要求身边人:“无事找事做,其人必可爱。有事推人做,其人必自害”;不断强调:“ 非常事业要达成功,亦应受非常之辛苦,若乏相当之毅力,稍不如意,便生厌心,安能成事哉?!”

    在陈嘉庚事业低谷时期,许多好心的朋友苦劝他,不要把有限的资金耗在办学校这种亏本买卖了。他义正辞严地回绝:“有人劝余停止校费,以维持营业,余不忍放弃义务,毅力维持,盖两校如关门,自己误青年之罪少,影响社会之罪大。”

    不管是在经商过程中,还是兴办教育的伟大实践里;尤其是在辛亥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烽火岁月中,陈嘉庚所展现出来的铮铮铁骨,持续绽放着果敢坚毅的精神光芒。一直到生命的尽头,陈嘉庚还念念不忘他的诚毅执念:“对于轻金钱,重义务,诚信果毅,疾恶好善,爱乡爱国诸点,尤所服膺向往,而自愧未能达其一,深愿与国人共勉之也。”


下载鹭风报1409期07版 副刊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