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标题

标题 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新闻详情 < 返回
纪念隐元禅师东渡日本365周年 中日黄檗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发布时间:2019/06/28作者:本报记者 林硕来源:点击量:662鹭风报1420期04版 专题

04-1.JPG

文明交流互鉴 推动人类文明进步

       祈福法会上,圣辉大和尚致欢迎辞。他表示隐元禅师一生弘法兴教,为佛教事业鞠躬尽瘁,为中日佛教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受到两国人民的爱戴与敬仰。近些年,虎溪岩寺积极参与中日黄檗宗交流往来活动,寻访大师足迹、续接两国宗脉法谊。双方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共同纪念隐元禅师,并以大师的精神为指引,继续为两国的和平友谊而砥砺前行。

       戒文大和尚表示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是亚洲汉语文化圈内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他希望中日两国黄檗法系要加强交流互动,带动其他国家和地区黄檗法系开展多元文化交流互鉴、促进黄檗法系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提高黄檗文化在社会的传播力和影响力。

       松尾法道长老对虎溪岩寺建立“隐元禅师东渡之地纪念碑”表示祝贺。隐元禅师对日本佛教、日本文化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他希望通过建立隐元禅师东渡日本的纪念碑,更多人可以到虎溪岩寺瞻礼,学习隐元禅师的精神。

       近藤博道长老认为此次纪念活动非常有意义。他表示近几年中日黄檗文化交流越来越频繁。他相信中日友好交流定在佛教文化交流中可以起到积极的作用,祝愿本次大会可以进一步加深中日双方的理解与友情,构筑和平、美好的未来。

       厦门市民宗局副局长苏人登引用习总书记在联合国教科文总部讲到的“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表示厦门是一带一路重要支点城市,佛教历史和文化非常厚重,一定要讲好中国的佛教故事,增进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友谊,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力量。

       灵耀法师代表福建省佛教协会赠送礼品后,则悟大和尚代表福建省佛教协会致辞。他表示:厦门佛教与日本黄檗宗有着不解之缘,法谊源远流长。虎溪岩寺在圣辉大和尚、净心大和尚的住持下,广开法筵、共续胜缘,传承着中日佛教教徒之间的法谊、中日人民之间的友谊。他希望虎溪岩寺能继续为中日佛教文化交流带来新契机,让文化成为交流的载体,促进中国佛教与中日民间友好交流产生积极影响。

       上午10时,圣辉大和尚、则悟大和尚、戒文大和尚、定恒大和尚、界象大和尚、法云大和尚、忠明大和尚、灵耀大和尚、能元大和尚、世澄大和尚、仁慈大和尚、明德大和尚、弘来大和尚共同为祈福法会主法。随后,日本代表近藤博道长老诵经祈福。

中日友好 虎溪祖庭共祈福

       黄檗文化,泛指在八世纪的唐代中期正干禅师开山肇始,发源于福建福清黄檗山,具有世界性影响的综合性文化形态。它扎根于华夏文明的深厚大地之中,以唐代断际希运禅师、明代隐元隆琦禅师为杰出代表,以佛教文化为内核,涵盖儒家文化与道家文化等丰富内容。

       明朝1637年至于南明1654年之间,隐元禅师住持并振兴了福清黄檗山万福禅寺,开出临济宗黄檗派。1654年6月,他从福建厦门东渡长崎。1661年5月,创建京都黄檗山万福禅寺,成立黄檗宗。隐元禅师开出的临济宗黄檗派与黄檗宗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佛教界,波及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8)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形成了十七世纪在日本的黄檗文化现象。黄檗文化在佛教方面,在思想、文学、语言、建筑、雕塑、印刷、音乐、医学、茶道、饮食,在绘画、书法、篆刻等方面,表现出明清文化融入江户时代文化,并创造出新文化的特征。其影响持续至今,并且波及朝鲜半岛、东南亚以及欧美诸国。

       在黄檗文化中,隐元禅师是明末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一代文化伟人。因其弘法功绩,生前受日本皇室封为大光普照国师,在日本民众中至今享有崇高声誉。可以这么认为,在中国以福建为重心之一的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规划中,隐元禅师与其所代表的黄檗文化,在推动与日本民间的友好交流中,推动与朝鲜半岛及东南亚各国的民间友好交流中,具有历久弥新的重要价值。

       厦门佛教与日本黄檗宗有着不解之缘,双方情谊源远流长。2019年6月21日,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华诞,纪念隐元禅师东渡弘法365周年,中日法师于虎溪祖庭共祈福。

       福建省民宗厅一处调研员黄廷荣,厦门市慈善总会会长杨金兴,厦门市海沧区委副书记曹放等领导到会指导。来自海内外的诸山长老、专家学者、护法善信共襄盛会。

       上午9时,圣辉大和尚、近藤博道长老、则悟大和尚、荒木将旭长老、杨金兴、松尾法道长老、戒文大和尚、苏人登、黄廷荣、定恒大和尚、纪华传、黄夏年、法源法师、普端法师、百田成玉、林文清、曹放、陈自平、陈晓梅、陈秀卿等为“隐元禅师东渡之地纪念碑”揭幕。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南佛教协会会长 、长沙古麓山寺方丈、虎溪岩寺法主圣辉大和尚代表虎溪岩寺常住,向厦门市慈善总会捐赠500万元善款,将虎溪岩寺慈善基金增资到2000万元。厦门市慈善总会会长杨金兴接牌并向虎溪岩寺颁发荣誉牌匾,向圣辉大和尚颁发第四届理事会荣誉会长牌匾。

       厦门市慈善总会常务副会长张友福对虎溪岩寺一直秉承佛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慈悲济世精神表示肯定和赞扬,希望虎溪岩寺通过各项慈善活动的开展,让更多的人了解佛教、了解慈善,参与到慈善事业中来,发扬“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互助友爱精神,奉献一片慈爱之心,让那些相对贫困的家庭过上安定祥和的生活,让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能够顺利完成学业。

海上丝绸之路与黄檗文化

        江户初期,日本刚刚结束几百年的战国时期,德川幕府统一了日本,日本社会民心颓废,民族士气低落,文化发展停滞,因各种原因进行闭关锁国,但对唐人(中国人)没有封锁。这个时期中国的明王朝覆灭,作为汉族人的王朝被满族人摧毁,并有民族和文化灭失之虞,一大批明朝精英人士在福建进行了南明十八年的抵抗失败后,纷纷避难于安南(越南)和日本。这些代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国度的精英人士,将文化、科学技术、生产力等等东渐或外溢到日本和东南亚,为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都产生了重要的作用。

       在日本无论从思想、体制、民族精神、科学技术、医学医药、社会伦理道德、礼仪规制等都受到东渡汉族人的影响,明朝的各种手工艺人传播了先进的生产方式,促进了日本室町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以及民族素养的提升。僧侣寺院都成了日本社会民间传播知识和伦理道德的讲坛。

       隐元禅师东渡日本时期,也正是明朝灭亡和南明时期。大批的明朝的精英人士受隐元禅师的接引皈依佛门。隐元禅师的禅法,是包融儒释道和民间先进的思想和信仰,知儒而入佛,入佛而通儒,以中国的文化基因“孝文化”、“忠精神”,提炼了日本的民族精神;以禅宗的思想“真修践行,无畏而勇往直前”精神,在江户时期为日本奠定了明治维新的坚实基础。

       6月21日下午,“佛教文化交流与传播视域下的隐元禅师与虎溪岩寺”研讨会举行。来自中国与日本的二十余位学者就《虎溪岩寺志》编修进行深入的探讨。

       净心法师首先致辞。他表示,历史的演进、法脉的延续将虎溪岩寺、黄檗宗、隐元禅师、中日友好等具有深刻意义和丰富内涵的“坐标”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筹办此次研讨会正是为了深入挖掘虎溪岩寺的历史文化价值、梳理黄檗宗在东亚佛教文化视野下的脉络理路,从而更好地发扬和继承祖制,促进中日两国人民文化与情感交流。

       研讨会上,黄夏年发表题为《海上丝绸之路视阙下的厦门黄檗宗虎溪岩寺派》一文。他认为,福建自古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要道和出发地,泉州港一直是历史上最重要的海港,因此而获得了“世界宗教博物馆”的美名。勤劳的福建人民为了生活,将大海作为自己的家园,从此出发到世界各国进行贸易与文化的交流,中国佛教就是通过这条重要的海丝之路而走向世界,同时也将域外的文化迎进了中国。

       纪华传发表《清代福建临济宗喝云派、虎溪派探源》一文。佛教与中国文化发生交流,是一项互动的活动。在佛教初传时期,一直到了唐代,都是外来的佛教对中国的影响为主,但是到了唐代之后,佛教的中国化逐渐完成,中国佛教开始向外输出,特别是向东亚国家日本、韩国和越南等国传播,开启了中国佛教传播的新时代。隐元隆琦法师在明清之际将中国佛教传到了日本,特别是黄檗宗传到日本之后,在日本建立了自己的宗派,这是近几百年来中外佛教文化交流最重要的一个时期,因为在此之后,中国的佛教基本上没有再向日本等东亚国家传布,所以隐元禅师是古代中外佛教文化交流的一个最后的高峰。

       虎溪岩寺举行祈福法会与研讨会,旨在更好地发扬和继承祖制、衍续宗风,纪念祖德在中日佛教界中所留下的情感记忆和历史遗产。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法乳交融,中日文化交流源远流长。中日友好交流有助于两国人民情感记忆的交流和回溯,丰富东亚佛教文明的形式和内容。

       (部分内容来源自《菩萨在线》通讯员李蕴雨、施琪、邓彬;厦门虎溪岩寺;以及《厦门日报》等)


下载鹭风报1420期04版 专题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