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标题

标题 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 / 副刊 / 新闻详情 < 返回
我的“年”

发布时间:2019/03/01作者:来源:admin点击量:320鹭风报1403期07版 副刊

    “年”这个节点,对不同年龄阶段的人来说,感觉截然不同。

        作为20世纪50年代生人,平日缺衣少食,吃饱成为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而吃好无疑是一种奢望。记得十五六岁时跟生产队的大人到十多公里外的山田里劳作,中午一斤二两的大米煮成一锅粥,竟然风卷残云,吃得只剩下一碗,作为劳动结束时的点心。

        那时盼过年,首先是有美味的猪肉吃,平时除了家里养的猪杀了能饱食一顿,就要等过年了。除夕前两三天,一听到远处传来杀猪声,我就产生莫名的激动,这是对肉的一种久违的向往。节俭惯的母亲,一到过年,也会咬牙凑钱买上几斤猪肉。肥瘦相间的居多,纯粹的瘦肉少之又少。这样选择,一是全家打打牙祭,再就是熬些猪油日后炒菜用,一举两得。

        我家住的是三落古厝,有七八户同居一个屋檐下。平时不论谁家买肉,只要几两肥肉下锅,整个三落古厝肉香弥漫,大家都忍不住流口水。

        只是平时像食草动物,胃肠鲜有油水,一到过年偶染荤腥,肚子就不争气。轻则胀气,严重的还会下泻,一天拉好几次稀,可惜那些进补全都付诸流水。

        小时盼望过年,除了偶有新衣可穿外,还会拿到两三角的压岁钱,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我主要用于买木制手枪的“子弹”(即裹在有色纸里的硝药),一扣扳机射击,会冒烟并发出清脆的响声。我和其他玩伴在甘蔗林里神出鬼没,“啪啪啪”的枪击声不绝于耳。

        进入20世纪八九十年代,人到中年的我,从中学调到县直机关,春节大都住在县城,虽不富裕,已不愁吃穿。那时对过年的感觉是喜忧兼具,喜的是单位会多发一些奖金和物品。忧的是节日里走亲访友,应酬成风,想推推不掉,想躲躲不开。

        退休后长住厦门,一晃又过了好几年。俗话说,越老越怕时光流逝。以至于现在一临近春节,就有点时不我待的感觉。把异乡当故乡的结果是亲友不多,春节反而有清闲的时间,能静下心来读点书,写点文章。

        步履匆匆,抚今追昔,生命中每个阶段的“年”都值得自己细细品味。(郑其岳)


下载鹭风报1403期07版 副刊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