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03号

创刊于1956年,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前位置:首页 / 副刊 / 新闻详情 < 返回
嘉庚小故事:双双君子

发布时间:2020/08/07作者:陈彬来源:点击量:199鹭风报1475期08版 副刊

08-4.jpg

       陈嘉庚公司不断扩大,企业连年大获其利。1926年,陈嘉庚决定抓住这大好时机,除发展集美、厦大两校外,还要进行其它文化事业建设,其中包括在厦门、福州、上海创建图书馆。陈敬贤当时在日本,他也有一宏大的计划。他因身染数疾,特地到日本学习调和法。这调和法是当时很流行的一种修身养性之术。在多年的办学实践中,陈敬贤看到光对学生进行智育不够,还要对学生进行道德教育。德育,在当时是一大难题,许多教育家都束手无策。陈敬贤认为人之无德,在于纵欲。人如能“节欲”,便可具德。于是,他每月花4000元,求师,研练,想以调和法为手段,以“节欲”为突破口,探索出一套对学生进行德育的行之有效的办法。他的计划得到陈嘉庚的赞同。

       陈敬贤在日本闭门静养,潜心研究,探索德育的新途径。钱,每月从银行支取。一切都很正常。但到阳历年底,却发生了一件他始料不到的事。这事使他大为伤心。造成这伤心事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大哥陈嘉庚。

       12月23日,陈敬贤收到陈嘉庚通过一家公司转来的电报。电文很简单,云:“电知敬贤回梓,并告月费勿过1000元。”过两天,又来一电,云:“本年无利,兄甚苦。弟月费4000难堪,按1000足或归。”

       三日二电,催逼何急!陈敬贤心中激起千丈波澜。他感到委屈,感到为兄的太绝情,因而寝食难安。连着给陈嘉庚写了两封长信,尽诉胸中的不平。他文辞清丽达雅,辩才滔滔;既有君子气度,又有贤人的尊严。信写得至情至理,无懈可击。

       二十几天后,陈嘉庚又来一电。电文是:“前电系一时错误,甚愧。谨取消谢过。勿滞,是惑。”陈嘉庚性情耿直。以为兄之尊向为弟认错,实为难得。

       陈嘉庚和陈敬贤之间这场龃龉,实是一场君子之争。陈敬贤之所以心理失衡,除了远在日本,闭门静养,生意场的风波不太了解外,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月费4000,并不是为了自己,也是为教育。而且这早已列入计划,陈嘉庚同意了的。现在突然三日二电,令其减削。箭已射出,何能收回?另外,陈敬贤觉得兄弟间什么事都可商量,有什么话写信来,何苦用电报,又是通过外人,把兄弟间的事公诸于众,使他有失颜面。

       陈敬贤是有道理的,对事情的处理也很有分寸。他是君子。

       陈嘉庚自己承认,此事是他一时错误造成的。然而,财大如陈嘉庚,量大如陈嘉庚,何以为区区数千元与自己的亲兄弟多话呢?他难道没有自己的苦衷?

       这年的上半年,陈嘉庚还雄心勃勃。但到下半年,公司月月亏损。到年终一结账,亏了五十几万,加上厦、集两校开支百万,陈嘉庚捉襟见肘,只好大规模地减削开支,连他自己提出的厦门、福建、上海三处图书馆都砍了。陈嘉庚一向克己奉公。这“己”首先是他自己,同时也包括他的兄弟妻妾儿女。陈敬贤是他亲兄弟自然在受“克”之列。

       三日二电,可见陈嘉庚当时事之烦、心之急。不用书信而用明电,虽然不妥,但也可见兄弟之亲——熟人无礼!

       陈嘉庚更不失为堂堂君子。


下载鹭风报1475期08版 副刊
相关新闻


要闻|专题|侨务动态|海外侨讯|人物|副刊|热点专题|数字报|海外版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1 CopyRight © Xiamen Lufeng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

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